宫廷内变害死了隋炀帝
2010-11-29 07:51:01.0
 

隋炀帝画像

      隋朝末年,天下已然大乱,隋炀帝杨广还是执迷不悟,或远师出征,或四处游幸,致使百姓受劳役之苦,怨声四起,载舟之水亦渐渐变为覆舟的洪流。李密领导的瓦岗军于大业13年(617年)2月开始,先后占领了东都洛阳的各大外围粮仓,彻底阻断了隋炀帝的回京通道,并且使东部处于岌岌可危的境地。在这种情况下,隋炀帝滞留于淮南的江都行宫里,一晃就是余年。从驾士兵的老家多在关中,这种渺无归期的客居生涯使他们深为厌倦,为此,他们常常交头接耳,计议着抛下隋炀帝自行回家。

      当时虎贲郎将司马德戡负责统领着这班从驾勇士,知道士兵们大多是这种心理状态,便使阴谋背叛皇帝,他煽惑自己的好友武贲郎将元礼以及直阁裴虔通说:“我听说关中已经失陷,李孝常叛于华阴,皇上已将其二弟及家人收押死牢,准备全部处以极刑。我们的家属都在关中,又怎么能够担保没有同样的事情发生!”裴虔通也忧形于色,他说:“我家子弟都已成年,诚然难以自保,我也一直担心灾祸会随时降临头上,只是无计可施。司马德戡说:“我们的忧虑既然相同,自当共同谋划出路。从驾士兵们一走,我们也趁机开溜好了。”元礼、裴虔通都表示支持。于是结群聚党,宫禁内外十数名官员都站到了谋叛的行列。这伙人以博戏名义日夜聚会,商讨对策,最初都只想劫夺十二卫武马,掳掠当地居民财物,结党西归,并无意危急隋炀帝,但在宇文智及入伙后,事情就变得越发严重了。宇文智及认为,隋室江山已摇摇欲坠,要干就干一番大事,创建帝王基业,所以是不能再让隋炀帝稳坐天子之位的。司马德戡一想也是,反正是反罪,何不反得更彻底一些!于是率先拥护宇文智及的主张,又约请宇文化及为主,伺机入宫弑帝。

     到义宁2年(618年)3月1日,司马德戡正要宣言告众,忽然又虑及人心万一不齐而功败垂成,决定再用诡诈手段胁迫从驾士兵,他对直长许弘仁、医生张恺说:“你们身为良医,担负国家重任,由你们制造谣言煽惑人心,效果一定再好不过。你们可到备身府,故做神秘地告诉你们的熟人,只说皇上已得到从驾士兵们将要叛逃的消息,命令你们二人酿造大量毒酒,准备借享会之机将大家统统毒死,只将其中的南方人留下继续服务。”许弘仁、张恺听后连连称妙。结果谣言一出,从驾士兵们果然大为恐慌,反心自然更加坚定。司马德戡得知诡计生效,遂在3月10日召集所有同谋,部署犯进逼宫事宜。当夜恰好是城门郎唐奉义主闭城门,而禁宫钥匙又掌握在直阁裴虔通手中,内外诸门自然形同虚设,正所谓狼守羊圈,隋炀帝哪还有活命机会。至三更天,司马德戡在东城内聚集了数万兵马,点火向城外发出行动信号。城外孟秉、宇文智及也搜罗到了千余人,见到火光立即劫持侯卫武贲冯普乐,分兵把守郭下各条街巷。裴虔通以司马德戡的士兵换掉了诸门卫士,这样亲自打开宫门,率领数百骑兵闯入成象殿,杀了措手不及的孤独盛将军。元礼也在这时候领兵杀进,在一片呼啸声中,宿卫者纷纷逃命。至此,宫内宫外尽成叛军天下。而隋炀帝杨广亦由直阁裴虔通抓获,第二天一早被弑于江都宫中。

 


文章评论
[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中华网的观点或立场]
发表评论
您好,您尚未登录,请登录后进行评论